关岭中药材集散中心欢迎您!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品种分析 > 正文

天麻涨价又减种 药用货少库存薄

作者:刘红卫 来源:笔友投稿 浏览:241次 时间:2024-04-29 11:07:09

评论

近两年对于中药材市场来说,热点品种不断,价格上涨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在常用的300个中药品种中,价格波动上涨的品种达到70%以上,上涨品种那么多,却迟迟不见天麻的身影!一直到今年上半年,天麻才慢慢起步开始上行,为什么天麻的行情10年来一直在低谷中徘徊,在中药材大盘指数疯涨之时,它能沉默无语、波澜不惊、置身世外?确实值得我们认真思考与研究。


笔者从2023年12月3日开始,到2024年1月17日止,先后对我国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甘肃省陇南市康县,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赫章县、七星关区,贵州黔东南雷山县,7省10市12个区县的天麻主产地进行了考察调研。通过考察调研,笔者得出了以下几点体会。


图1:笔者在商洛丹凤天麻主产地考察时留影


一、种天麻植像赌博 赌种植 赌菌材 赌天气 成本高 风险大!

天麻在湖北罗田的种植模式是,为天麻生长创造一个小环境(因为原有的土壤中杂菌较多,若不彻底改良土壤,很容易使密环菌和天麻种籽感染杂菌而颗粒无收)。种植户必须先从外面拉回干净的沙土,将沙土覆盖在原来的土地上面,高起垄、深挖沟、做成麻床,麻床高50公分左右,沙土麻床边上的排水沟略低于地面。头一年将二层菌材埋入麻床之中,接种密环菌后,菌棒在麻床中培养发育一年,麻床上覆盖厚厚的干杂草,既保湿又保温,还能防止水土流失,次年1月份开始下种天麻籽,种植后麻床顶部先覆沙土,再覆盖上厚厚的杂草,还要搭上竹棚,夏天避暑遮阴、保湿通风,竹棚下最高温度不超过24度,覆盖干杂草后的麻床,防止大雨冲刷天麻的麻床,而且也不会有杂草生长。


罗田种植天麻的成本非常高,具体数据如下:地租每亩是700元,两年是1400元;沙土每亩地需要70车,沙土是45元拉一车,是3150元;购买菌材是0.35元/市斤,每亩地需要3万~3.5万市斤,该项投资是1.05万~1.225万元;菌种每亩地需要1500袋,每袋菌种4元,投资是6000元;每亩地搭遮阴篷需要搭毛竹150根,1根10元就需要1500元;覆盖杂草第一年需要90捆,第二年需要150捆,一捆草是10元,需要2400元;第二年1月份下麻籽,麻籽近两年的价格是30~35元/市斤,每亩地需要麻籽400市斤,该项投资是1.2万~1.4万元;头一年整地、培养菌材、覆草、搭棚,第二年下麻籽、覆草、搭棚草、采挖鲜天麻、烂菌材等,两年用工开支需要5000~6000元,这样计算下来两年时间,每亩需要投资41950~47150元,这还有计算整地用钩机、菌材切割、杂草运输等费用,总体来说九资河镇一亩天麻种植成本大约在5万,平均产量大约是在4000市斤左右,每市斤鲜天麻平均种植成本就是12.5元。也就是说,当年鲜天麻的市场价格,每市斤高于12.5元,农民种植天麻才能够本,若再加上产地加工的费用,干天麻统货价格低155元农民就会亏本。


当地的商贩和种植户给我说,天麻种在土里,看不见,摸不着,不敢挖,不能动,种植天麻完全是在赌博。比如,天麻麻籽生命力怎么样?蜜环菌与菌材的营养成分足不足?土壤的透气、渗水好不好?土壤中杂菌会不会感染天麻?程度是否严重?天气干旱与雨水过多对天麻生长有多大影响?等等很多因素都会影响天麻的生长与收获。他没说,当地种植户的收益,往往出现3种类型,第一类人赌赢了赚钱了,皆大欢喜。第二类人赌输了赔个底掉,追悔莫及。第三类人不赚不赔,心有余悸、不敢再种。这也是湖北罗田当地天麻种植户的真实写照。有个种植户跟我说,赌博输赢的比例是各占一半,而天麻种植赚钱的概率只占1/3,所以说种天麻还不如赌博呢!亏钱多的种植户,都说此生不再种天麻,因为他们的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心被伤透了!


图2:笔者在九资河镇罗家畈村沙堡墩天麻种植基地考察时的部分照片


二、天麻近些年的行情一直低于农民种植成本

我们以药用量最大的家种天麻混等货为例,该品从2018年开始,截至2023年12月底,其市场价格一直在农民种植成本线之下徘徊, 最低是90元,最高是130元(见下图)。


上图、上面天麻的价格曲线和每月价格,均来源于药通网。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天麻的市场行情一直是在农民种植成本线之下。我们以湖北罗田天麻种植为例,计算出天麻家种混等货的价格只要低于155元,农民种植天麻就会亏本,但这仅限于湖北罗田,有些地方的种植成本可能会略低,我们通过对药用天麻多个产地调研,多数种植户认为,他们的种植成本大多在100~110元,但近些年随着地租、农资、用工的普遍上涨,当前天麻家种混等货的价格若低于120元,种植户就会亏钱。


有人说,近些年价格那么低,为什么农民还会继续种植呢?原因是疫情,自从2020年疫情蔓延,全国开始封控,农民们不能外出打工,大家只能在家里种些天麻,以此来增加收益。所以2020年至2021年,我国天麻种植面积非常大,从而导致天麻的市场行情,从2022年3月开始,便由115元快速下跌(见上图),到10月份下跌为85元,农民亏得一塌糊涂,所以从2022年开始,培育天麻种籽和培育密环菌菌材的人非常少,天麻的种植开始急速下降,这是北方天麻主产区的普遍现象。


2023年疫情放开,鲜天麻的食用量猛增,菜麻的价格一路上扬,去年最低是15~20元/市斤,最高达到25~30元/市斤,卖菜麻使农民的收益快速上升,收益非常可观,这也是为什么农民还会继续种植天麻的主要原因。


图3:笔者在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燕子砭向工人请教菜天麻的质量要求及等级标准


三、国家将天麻纳入食药两用之后其用量将大幅增长

天麻在民间除了药用,也是一种常用的保健食品,经常被用来作为煲汤的佐料;天麻在贵州、云南等省份有作为食品原料食用的历史非常悠久,主要用于炖肉、入菜、火锅等。2023年11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已将天麻纳入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目录。天麻作为食品生产销售顺理成章,天麻作为菜品进入百姓餐桌身份合法,这必将带动天麻需求量迅速增长。


国家将天麻纳入食药两用之后,将对天麻产业带来三大利好:一是纳入食药两用后,菜肴食用的原料需求将猛增,利好产区的种植业和加工业;二是相关药企、食品行业将迎来新产品开发的热潮;三是将推动传统中药材/中药饮片企业的转型升级。历史告诉我们,一旦某种药材进入药食两用目录,各种形式的食品菜肴、保健食品就会百花齐放,其原料需求一定会大幅增长。


经天麻行业专业人士分析预测,当前全国每年药用鲜天麻约6万吨,折合成干品约为1万吨(制药企业投料大约是3000~3500吨,中药饮片、药店、医院年用量为6500~7000吨)。预计到2025年,全国药用鲜天麻的年用量将增加到6.24万~6.3万吨,平均增速4%~5%。而食用鲜天麻当前的年用量则不低于10万吨,并且呈现出逐年快速增长的态势,预计以土特产(商超)形式销售的干鲜天麻,每年增速将不会低于5%;而鲜天麻进入餐桌(菜麻)的增速将不会低于15%,全国天麻食用市场需求量2025年将达到14.4万吨,远远超过药用。


图4:笔者在湖省北宜昌市下堡坪镇宜昌何氏天麻专业合作社门前与何学芹王可东合影留念


四、南方鲜天麻价高多食用,北方鲜天麻价低多被入药

经过笔者对我国7省10市12个区县的天麻主产地考察调研,笔者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云南昭通宜良县小草坝的乌天麻和贵州省的“贵天麻”,口感香甜软糯,是食用“菜麻”的主要原材料,为了让“贵天麻”上餐厅进万家,成为平民百姓的美食佳肴,贵州省曾多次召开,“贵州天麻 滋补世界”《食药同源产品即“贵天麻”菜品创意展示会》。会上展示了厨师们做的近百道天麻美食佳肴,让参会者大开眼界,尤其是《天麻全席宴》,让与会品尝者大饱口福。截至2023年底,贵州以天麻为主要原料的菜肴食品已达120多种,并在各档次餐厅、酒店、机关食堂等被推崇。我们在贵州考察期间,几乎每餐都能吃到用天麻为主要原料的菜肴,贵州朋友给我说:“贵州有两样好东西,茅台酒、贵天麻”。在我考察期间,鲜天麻基本上是当天收购、当天装车、现款销售,供不应求,价格上涨快,涨幅大。为此笔者做了一个统计。见下表:


通过上表我们可以看出,2023~2024年天麻产新期,鲜天麻产地价格是月月在涨价,平均每个月的涨幅高达7.18%,这个涨速与涨幅是以前很少见到过的,由此可见,鲜天麻的食用量是在快速增长的。鲜天麻产地价格最高的是云南彝良小草坝和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因为他们所产的乌天麻外形好,口感更好,所以乌天麻在云南、贵州非常受欢迎,食用量也是非常高的。价格最便宜的是河南西峡、陕西丹凤、陕西宁强,这些产地的鲜天麻价格还不到云南、贵州价格的一半,价格差距是相当大的。如若把云南、贵州的鲜天麻加工成药用天麻干品的话,其成本则高达320~360元,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前的市场价格。


据了解,2024年4月26日,亳州药材市场,一等天麻的价格为200元,二等天麻的价格为170元,三等天麻的价格为150元,统天麻的价格为155元。所以说,南方的鲜天麻价格高,多为食用,北方的鲜天麻能够食用的,也一定会被优先食用,因为食用鲜麻收益高,而且简便快捷,还是现款交易。也只有那些外形不太好,有伤口的,被挖断的,残缺不全的鲜天麻,才会被加工成片和药用天麻,所以说药用天麻的产量,主要是看北方,而北方的产量是在逐年下降的。


图5:在云南昭通彝良县中国天麻博物馆前,笔者与彭泽祥老师和邓申荣老总合影留念


五、药用天麻主产地2022~2024年减种幅度调查

天麻的种植每年都是由南向北逐渐开始的,正常情况下4月份下籽结束。当前,主产区云南、贵州、湖北、安徽、陕西、河南、甘肃等地,已经全部种植结束。今年天麻麻籽的价格,是由高向低一路下滑的。陕西汉中,质量最好的零代麻籽,刚开始成交价是42~43元/市斤,最后下跌为18~20元/市斤,普通的一代麻籽,刚开始卖12~13元/市斤,后来下跌为5~6元/市斤,价低还卖不出去,最后只能自己加工成干籽麻。按理说,今年天麻涨价了,农民应该积极扩大种植,天麻麻籽应该是供不应求才对,农民为什么没有去积极扩大种植呢?其原因主要是,菌材菌棒太少不够用,农民想扩种也扩种不了,从而导致天麻麻籽价格一路下滑,而且还卖不掉,最后只能气蒸水煮后,加工成天麻麻籽干货。具体情况详见下表:



通过上表我们可以看出,从2022年开始,我国北方药用天麻的种植面积一直是在下降的,而且减种的幅度是呈现为逐年上升的,按理说今年天麻涨价了,农民应该大量种植扩大生产才对,但实际情况却是减种更严重,主要的原因是没有菌材菌棒,农民想扩大种植也没有办法,这也是前几年天麻价格偏低,农民收益差,没有种植积极性,也没有去培养菌材而形成的严重后果。


图6:笔者在贵州大方九龙天麻开发公司的初加工厂,见到了真正古老的天麻汽蒸加工技艺


六、药用天麻的供求关系与价格走势

河南、陕西、甘肃所产的药用天麻,统称为西路天麻,包含河南西峡,陕西丹风、宁陕、汉中,甘肃康县阳坝等地,上述产地所产的西路天麻,正常情况下,年产量占全国药用天麻50%,经调查,除甘肃康县与去年基本持平外,其他产区今年减种39%。湖北宜昌片区包含:下堡平,神农架,房县,五峰,统称为湖北天麻,其年产量占全国药用天麻10%,经调查,今年减种33%,湖北、安徽、河南三省交界处,统称为大别山产区,包含:岳西、霍山、金寨、麻城、罗田、英山等地,年产量占全国药用天麻30%,经调查,今年减种36.67%。云南小草坝乌天麻和贵州的“贵天麻”,主要是食用,有一些被挖断、破皮的、破损的、残缺不全的,也会被加工成药用天麻,其产量占全国药用天麻的10%左右,经调查,今年云南、贵州天麻种植扩大了30%~40%,但由于食用(菜麻)价格高,所以对全国药用天麻的产量,不会有太大影响。


笔者2024年3月16日曾经对九个天麻主产地做过一个调查,2023年10月 鲜天麻开始产新,一直到2024年3月中旬产新结束,我计算了一下,鲜天麻2023年10月份的平均价是28元,2024年3月份已经上涨为39.57元,五个月涨了11.57元,涨幅高达41.32%。天麻个子统货,2023年10月份的平均价是133.33元,2024年3月份已经上涨为170.63元,五个月涨了37.3元,涨幅达27.98%。天麻片统货,2023年10月份的平均价是140元,2024年3月份已经上涨为180.71元,五个月涨了40.71元,涨幅达29.08%。总体来说,鲜天麻的涨幅最高,天麻个子涨幅最低,天麻片略高一点,总体涨幅均高于28%,这个涨幅明显高于往年。


图7:笔者在贵州省赫章县平山国有林场龙场坝林区考察林下种植天麻


七、结论: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

一是天麻是我国的名贵中药材,现在又是人们保护健康、预防疾病的重要原料,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认知与使用,其用量将逐年递增、快速增加。


二是天麻营养健康食品的开发,从2023年开始已经进入研发的快车道,预计未来几年,将会出现爆发式增长。我们毕节市百里杜鹃景区就见到了,贵州懂草堂保健食品集团的工程进度已经完全超越了“深圳速度”,他们的优质产品天麻饼2个月就能上市。


三是天麻是优质食材,当前仅贵州备以天麻为主要原料的菜肴食品已有120多种,并且深受各档次餐厅、酒店、机关食堂的赞誉与推崇,若在南方推广会是什么局面?会不会在全国推广呢?


四是天麻种植技术已经十分成熟。笔者在贵州毕节市看到的天麻二菌菌种液体培养,林下营养钵栽培与林下仿野生种植,技术都非常成熟,值得在全国推广与外地借鉴与学习。


五是今年鲜天麻走动快,用量大,价格高,明年随着天麻用量的快速增长,鲜天麻是不是仍然会像今年一样继续走快?这个大家应该心知肚明!


六是今年加工干麻不如卖鲜麻,这产地经销商与加工户的广泛认识。今年鲜天麻的成交价是多少(见上表2),6公斤鲜天麻才能加工1公斤干品,再加工费用最低成本是多少?截至3月中旬,天麻个子陕西宁强是130元,天麻片子安徽金寨是140元,若价格一直倒挂,明年还会有人加工吗?


七是当前产地货源少。据笔者近日了解,当前产地的天麻存量不大,不管是天麻个子还是天麻片子,产地的存货量都是近几年同期最低的,所以近期天麻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中。


八是天麻产业是优质产业。未来5~10年是最佳成长期,未来10~20年是天麻产业稳健成熟期,所以非常值得大家关注与投资!


九是天麻产地加工亟需提升。我这次产地考察,看到天麻的产地加工能力还远远不足,亟待加强与提升。


图8:考察组成员在雷山县丹江镇脚雄村大树凹片区万亩天麻基地现场留影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从2022年开始,我国北方药用天麻的种植就一直在下降,而且下降幅度呈逐年上升。当前天麻全国种植已经结束,按理说今年天麻涨价了,农民应该大量种植来扩大生产才对,但实际情况却是与去年相比又减种了37.37%,减幅比去年还大,后期如果再有天气灾害,今年产量或将会更低。


笔者近期做了一个电话采访,朋友说:目前河北安国市场上大概有150~200吨天麻,亳州的库存历史上比安国要多,但近日有人在亳州求购一百吨天麻饮片,最终只组织了几十吨,由此可见,亳州药材市场上的天麻库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其他的药材市场,有10吨天麻的就是大户,市场库存都很少。主产地丹凤和汉中、西峡等产地,天麻库存最多200~400吨片和药厂货,大别山库存应该有200~300吨,宜昌大约100~200吨,云南最多50~60吨。当前产地和市场上的天麻存货量大约在1600~2000吨之间,对于一个正常年用量上万吨的品种来说,这么少的货源与库存,历史上也是非常少见的,这可能与天麻连续三年减种有关。近期产地与市场天麻干货走动畅快,人气上升,价格也在不断地上涨之中。

会员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匿名  匿名回复

0/500